正点娱乐手机客户端-美国6月失业救济金发放逾1000亿美元 较4月翻了一倍多

  原标题:美国6月失业救济金发放逾1000亿美元,较4月翻了一倍多 来源:财联社

  文 | 财联社 周玲

  美国财政部6月发放了逾1,000亿美元失业救济金,为疫情爆发以来单月最高,较4月翻了一倍多,凸显了疫情对就业市场的冲击。

  尽管离公布6月非农就业和失业率数据还有两天,但美国财政部周二最新声明显示,财政部6月份发放了1,085亿美元的失业救济金,超过5月的936亿美元和4月的484亿美元。

  因申请失业金人数过多,劳工部仍在继续处理申请失业金的积压工作。各州表示,最早在2月初提出的申请终于开始被系统通过。

  尽管6月份失业救济金激增,但媒体根据每周失业申请人数和平均失业救济金的计算,该实际支付仍低于6月应支付的1412亿美元。

  根据媒体的计算,自3月份流行病导致的失业飙升以来,估计中的失业救济金缺口总额现在达到1,053亿美元左右。

  尽管劳动力市场已开始改善,但复苏仍旧是渐进的。截至6月13日当周,仍有1,950万美国人在领取失业金,这意味着未来数月财政部支付的失业金可能继续激增。

  “高频数据已经表明,随着全国范围内冠状病毒感染的激增,6月下旬的就业将会放缓。”牛津经济研究院资深经济学家Lydia Boussour在一份报告中称。“联邦政府如果不能在夏季帮助州和地方政府,避免收入断崖,将进一步危及经济复苏。”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疫情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7月1日6时30分左右,美国24小时内新增确诊病例59054例,系单日最大增幅。

  根据美国劳动统计局最新5月数据统计结果表明,当月就业人口比例下跌至52.8%,即美国人口中有47.2%在5月处于失业状态。

  在疫情爆发初期,国会通过了一项议案,将每周申请失业救济的人数增加600美元,但这项救济将于7月31日到期,可能会缓解财政部不断增加的支出压力。

  不过,如果像民主党参议员罗恩·怀登(Ron Wyden)提议的那样,延长这项福利,政府支出可能会继续攀升至8月甚至更久。

  若果真如此,联邦政府在失业救济方面的支出可能会超过薪资保护计划下用于拯救小企业的逾5,000亿美元,后者系3月通过的2.2万亿美元财政救助计划(CARES)中规模最大的一项救助。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沈瑛彤

正点娱乐手机版-君实生物收入单一:经营存在大额持续亏损

  原标题:新股排查丨君实生物收入单一,经营存在大额持续亏损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黄涛

  6月22日,君实生物(688180.SH)发布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招股意向书》,宣布在科创板上市,共发行股票 8713万股,发行价为55.5元/股。

  君实生物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创新驱动型生物制药公司。截至 2020 年 5 月 17 日,有 1 项产品获批上市;此外,包括此项已上市销售产品的拓展适应症研究在内,公司共有 21 项在研产品,其中 19 项为创新药、2 项为生物类似药。财报显示,君实生物2019年的营业收入为7.75亿元,归母净利润-7.47亿元。

  7月2日,公司将开放网上申购,这只新股如何?南财AI新闻实验室新股排查课题组为大家扒一扒。

  经营存在大额持续亏损

  君实生物在6月22日发布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招股意向书》中,一共提示了46个风险。

  南财AI新闻实验室整理发现,排除一些常规性风险,有三大风险与公司的经营相关性高,值得投资者注意。分别是新药研发失败风险,产品集中度较高风险以及经营存在大额持续亏损的风险。

  首先是新药研发失败风险,君实生物的在研产品较多,截至 2020 年 5 月 17 日,公司共有 21 项在研产品,13 项是由公司自主研发的原创新药,8 项与合作伙伴共同开发。新药的研发能否成功受资金支持、技术先进性、政策变动等影响。

  公司提示,创新药研发涉及多个学科的专业知识组合、长时间的投入和高昂资本开支,由于公司成立时间有限,目前的研发成功经历与成熟药企相比尚有不足,公司无法保证所有在研产品均可研发成功,相应业务商业化具有失败或重大延误风险。

  其次是产品集中度较高风险,报告期内(2017-2019年),特瑞普利是君实生物唯一的上市销售药物,2019 年度其销售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 99.999%,且短期内,特瑞普利仍将是君实生物收入和利润的主要来源。

  公司提示,如果特瑞普利的经营环境发生重大变化、销售产生波动、临床开发进度不达预期等,都将对公司的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产生不利的影响。

  第三是经营存在大额持续亏损风险,2017-2019 年,君实生物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17亿元、-7.23亿元和-7.47亿元,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君实生物累计未分配利润为-19.99亿元。截至 2020 年 5 月 17 日,公司尚未盈利且存在大额累计亏损。同时,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君实生物子公司江苏众合、泰州君实、前海君实、苏州君奥、北京众合、苏州君实工程净资产均为负值,且未来一段时间内仍然存在持续亏损的风险。

  公司解释亏损的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公司自设立以来专注于药品研发,连续数年发生较大的研发费用支出;二是公司首个产品于 2019 年 2 月起刚开始实现销售,销售收入尚不能覆盖研发费用等支出。公司提示,未来将持续大额研发投入,可能导致亏损进一步扩大,未来一定期间可能无法盈利,未能实现盈利公司将存在可能被终止上市和短期内无法实现分红的风险。

  国内黑色素瘤发病率低对产品销售影响

  君实生物递交上市申请,上交所一共提出两轮问题,公司分别在2019年12月26日和2020年3月2日作出回复。

  上交所关注的问题中,国内黑色素瘤发病率低对产品销售的影响,公司的持续融资能力能否支持公司发展以及原材料进口风险值得大家注意。

  首先是国内黑色素瘤发病率低对产品销售的影响,据招股书披露,2018 年 12 月 17 日,公司的产品特瑞普利获国家药监局有条件批准上市,用于治疗既往标准治疗失败后的局部进展或转移性黑色素瘤。根据公开信息,黑色素瘤在亚洲人中发病率较低,在中国,黑色素瘤的发病率是 0.8/100,000,死亡率是 0.3/100,000。上交所要求公司补充披露黑色素瘤在国内发病率较低是否影响发行人销售规模。

  对此,公司也认同中国黑色素瘤发病率较低,但公司认为特瑞普利当前获批适应症为既往标准治疗失败后的局部进展或转移性黑色素瘤,该适应症销售规模相对较小,但竞争对手较少,且特瑞普利单抗具有价格优势,与此同时,特瑞普利的适应症拓展正在积极进行中,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特瑞普利正在或即将开展的临床试验超过 20 项,包括 14 项关键注册临床。随着关键注册临床的逐步进展和获批,将会对公司未来的销售规模产生较为积极的影响。因此君实生物认为黑色素瘤发病率较低对于公司未来销售规模的影响可控。

  其次是公司的持续融资能力问题,据招股书披露,公司尚未盈利且存在大额累计亏损。同时,公司已在境内外市场开展多轮融资,且公司多款药物进入临床研究阶段并新建相关生产基地,资金需求持续增加。上交所要求公司结合目前目前及未来的资金需求情况,补充披露是否仍需持续对外融资,现有融资渠道、融资能力是否足以支持公司开展生产经营。

  公司表示在可预计期限内面临持续、大额的研发投入,巨额的生产基地建设及其他相关资本性支出,不断增加的日常运营资金需求。公司现有融资渠道主要有银行借款、发行股票融资和其他类型融资,为公司资金需求提供流动性支持。此外,公司核心产品之一的特瑞普利单抗于2019年2月开始实现销售,截至2019年12月31日,已完成销售7.74亿元,开始逐渐产生现金流,公司开始呈现内生“造血”能力。 因此,君实生物认为现有融资渠道及融资能力可支持公司开展生产经营。

  第三是原材料进口风险,据招股书披露,直接材料是君实生物主营业务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较高,2016 – 2019 年3月,其占比分别为 74.64%、92.19%、95.49%和 69.76%。上交所要求公司分析直接材料是否存在进口依赖、受到进口限制、依赖个别供应商的情形。

  公司解释境外采购的原材料主要为大分子药物原材料,由于抗肿瘤药物与人类生命健康息息相关,在国际贸易中,通常不会对其原材料进行出口或进口限制。且公司合作的供应商规模相对较大,在境外多个国家设有分支机构,因此在一定程度上也减少了出口国贸易保护限制的风险。公司主要原材料在国外均有较多的供应商生产,不存在依赖个别供应商的情形。

  除了以上公司风险点,来自启信宝的数据显示,公司历史上存在一条欠税信息,欠税金额为1268.63万元。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志杰

正点娱乐登录地址-拼多多组织架构升级:黄峥不再担任CEO 陈磊接任

  新浪科技讯 7月1日晚间消息,上市即将满两年,拼多多迎来组织升级,公司创始人、董事长黄峥通过致全员信的方式宣布,经董事会批准公司原CTO陈磊将出任首席执行官。黄峥则继续担任董事长。

  黄峥表示,这几年里,拼多多经历了飞速的发展。“团队的快速扩张,业务的高速增长和外部环境的剧烈变化,都在催促我们进一步迭代升级我们的管理团队和公司治理结构。”

  此次调整后,黄峥将花更多时间和董事会制定公司中长期战略,研究完善包括合伙人机制在内的公司治理结构。“我希望通过这次调整,管理层可以逐步把更多的管理工作和责任交给更年轻的同事,让团队加速成长,让拼多多成为一个更好更强的持续充满创业活力的公司。”黄峥说。

  此外,拼多多还任命高级副总裁朱健翀为公司首席法务官,任命马靖为公司财务副总裁。

  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起,陈磊就职于欧酷网,担任研发架构工程师。2010年起,其担任新游地公司高级研发架构工程师、首席技术官(CTO),并于2016年起担任拼多多公司首席技术官(CTO)。

  加入拼多多之前,朱健翀先后在美国世达律师事务所担任公司业务律师和资深顾问,以及在美国伟凯律师事务所担任合伙人。

  马靖加入拼多多前曾在香奈儿工作17年,曾任香奈儿中国贸易有限公司财务总监、香奈儿香港和澳门公司首席财务官、香奈儿中国贸易有限公司董事、中国运营官等职位。

  在全员信中,黄峥还表示,将按照IPO时的承诺,连同创始团队捐赠约2.37%的公司股份,正式成立“繁星慈善基金”,旨在推动社会责任建设和科学研究,由独立受托人管理,保证慈善基金的所有资产全部用于公益用途。

  此外,黄峥表示,拼多多将继续建立和完善合伙人制度,为此将拿出个人名下拼多多上市公司的7.74%股份给到拼多多合伙人集体。其中一部分可以在不影响拼多多现有股东利益的情况下,进行一些长期基础研究和社会公益等方面的探索,另一部分可以作为未来管理层的补充激励。

  “正如我在IPO前的股东信中所述,拼多多的业务有很强的社会性,我们终将走向公众。因此,我们希望拼多多是一个公众的机构,不应该是彰显个人能力的工具,也不应该有过多的个人色彩。”黄峥说道。

  避免个人在企业中角色过大、权力过多?

  法律人士指出,一般来说,董事长是公司管理层所有权力的来源。董事会设董事长1名,由董事会全体董事过半数选举产生。从各国的公司立法看,董事长的权利不是由股东大会授予的,而是由公司法直接规定的。

  而CEO是在一个企业中负责日常事务的最高行政官员。他向公司的董事会负责,而且往往就是董事会的成员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在比较小的企业中,CEO可能同时又是董事会主席和公司的总裁,但在大企业中这些职务往往是由不同的人担任的,避免个人在企业中扮演过大的角色、拥有过多的权力,同时也可以避免公司本身与公司的所有股东之间发生利益冲突。(何畅、大鹏)

  以下为黄峥致公司全员信全文:

  拼多多的一小步

  十多年前,我们刚开始线上创业时,零售市场“控货+流量”的逻辑还是主流,在实践的磨砺中,我们看见了“普惠+人为先”的未来。

  五年前,我们在端午节期间的一次失败大促,反而使得我更加相信“拼”这一模式,能有效聚集人的需求,在未来必然创造不一样的社会价值。

  现在,我们看见互联网解决的已经不只是效率问题,人们的虚拟与现实,线上与线下已经难分难解,相信“Costco+迪士尼”必然是零售消费市场的未来。

  这几年里,拼多多经历了飞速发展。团队的快速扩张,业务的高速增长和外部环境的剧烈变化,都在催促我们进一步升级我们的管理团队和公司治理结构。

  就在昨天,我们召开了特别董事会,批准了管理团队的一次迭代调整:

  从2020年7月1日起,我将不再担任公司CEO。公司联合创始人、CTO 陈磊将接任CEO。

  同时,公司任命高级副总裁朱健翀为公司首席法务官(General Counsel),任命马靖为公司财务副总裁。

  我将继续担任拼多多董事长。

  伴随这次调整,我将按照IPO时的承诺,正式成立“繁星慈善基金”,并连同创始团队捐赠名下拼多多上市公司113,548,920股普通股(约占公司总股数的2.37% ),旨在推动社会责任建设和科学研究。该慈善基金为不可撤销的慈善基金,由独立受托人管理,保证慈善基金的所有资产全部用于公益用途。

  拼多多将继续建立和完善合伙人制度。我将划出个人名下拼多多上市公司370,772,220股普通股(约占公司总股数的7.74%)给到拼多多合伙人集体。其中一部分可以在不影响拼多多现有股东利益的情况下,进行一些长期基础研究和社会公益等方面的探索,为公司提供额外的长期动力和蓄电池;一部分可以作为未来管理层的补充激励。

  我希望通过这次调整,管理层可以逐步把更多的管理工作和责任交给更年轻的同事,让团队加速成长,让拼多多成为一个更好更强的持续充满创业活力的公司。

  这次调整后,我将花更多的时间和董事会制定公司中长期战略,研究完善包括合伙人机制在内的公司治理结构,努力从制度层面推进拼多多再上台阶,逐步成为有国际竞争力的公众机构。

  正如我在IPO前的股东信中所述,拼多多承载着独特的社会价值,是一个公众机构,不是彰显个人能力的工具,也不应该有过多的个人色彩。我们将践行承诺,努力完善它的组织结构、“本分”文化,让拼多多因循它自身独特的命运生生不息,不断演化。

  拼多多董事长 黄峥

  2020年7月1日

正点娱乐手机版-小摩:上调港交所目标价至340港元 维持增持评级

  小摩发表报告表示,随着港交所(00388)相关业务的推出,将其今明两年每股盈利预期上调5%至15%,该行决定上调港交所目标价,自300港元升至340港元,维持“增持”评级。

  该行表示,作为国际资金进出内地的中间桥梁,港交所的地位再度获得肯定。该行对公司长期每股盈利增长信心增加,建议投资者继续持有,直至港交所推出A股期货等新业务,相信可再度推动其股价表现。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双双